精彩小说尽在悠久小说网!

悠久小说网 分类书库 手机阅读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首页 > 女生言情 > 《穿成假千金的嫂子》在线阅读 > 60、终得报应

书签

60、终得报应

木子程

    【悠久小説網ωωω.UJХS.net】,免费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天气渐渐暖和起来, 悠然扶着肚子,由颜三郎扶着,在院中散步。

  两人谈论着孩子们的名字, 该叫什么好呢。

  从半年前, 颜三郎便开始绞尽脑汁想, 马上要生产了,依然没取了名字。

  悠然还笑话他:“取个名字这么难吗, 都说你书读的不错,取名字应该很容易。”

  “这与读书好坏没关系,取了好几个,总觉得不合适, 你再容我想想,名字不急, 这不是还没出生吗?”颜三郎觉得悠然累了,扶着她到竹椅上坐下。

  悠然憋住笑,瞥他一眼:“就你这速度, 再给你半年,你也未必能取好。”

  话落,觉得肚子有些抽疼, 悠然以为是笑的, 忍着痛坐到竹椅上。

  颜三郎见她变了脸,心里咯噔一下:“怎么了,可是哪里不舒服?”

  悠然想摇头,安慰他几句, 可肚子的疼越来越剧烈,额头上已经开始渗出汗珠来。

  这可把颜三郎吓坏了,一面给悠然擦汗, 一面问:“是不是不舒服,你可不要吓我。”

  悠然捂着肚子,艰难开口:“我肚子疼,好像要生了。”

  这话一出,吓得颜三郎顿时没了主意,对着外面喊:“娘,娘,悠然要生了,你快来吧。”

  颜母知道悠然这几日要生了,一直呆在家里,哪里也不敢去。

  先进来的是白梅,她会些医术。见悠然捂着肚子坐在竹椅上,立刻道:“姑爷,抱着姑娘进产房,烧水,请稳婆,准备剪刀棉布等。”

  一言未了,颜母小跑着进来,口内喊着:“有,都有,早就准备好了。”手里端着东西,见颜三郎没动,催促着,“赶紧的,把你媳妇抱进屋啊。”

  颜三郎这才回神,抱着悠然进了产房。出来站在门口,看了外面,又看看产房,听见悠然的闷哼声,心里针扎似的难受。

  不生了,不生了,他们再也不生了,谁爱生谁生去。

  家中只剩下他们几个,其余人都去了食肆。还剩下几个孩子。

  颜三郎想起了大丫,跑出去找到大丫,告诉她悠然要生了,让她去楚家,告知楚英宁一声,让她派人请稳婆。

  看不见悠然,他实在不放心,只能请楚英宁帮忙了。

  大丫知悠然要生了,转身朝楚家跑去,拍开楚家的门。

  门房认识大丫,请她进来。

  大丫进去,寻到楚英宁,着急忙慌道:“楚姨,我小婶要生了,三叔说,麻烦您派人请稳婆来。”

  楚英宁一听悠然要生了,一面派人去请稳婆,一面让碧玉先去看看情况,看是否缺什么。

  大丫道:“家里啥都不缺,奶奶都准备好了,我听小婶在喊,肯定很疼,我要回去守着。”

  说着转身要走,楚英宁喊住她:“我陪你一起去。”将小念念交给奶娘,她整了整衣服,跟着大丫来至悠然院中。

  刚进入院中,就听悠然喊了一声,颜三郎靠在门框上,望着房内,问怎么了,可是疼了。

  天知道,听见悠然的喊声,他两腿发软,站都站不起来了,若不是倚在门框上,很可能会瘫坐在地上。

  楚英宁上来,掀开帘子进入屋内,见悠然躺在床上,满脸汗珠:“怎么样?”

  悠然摇头:“没事,生孩子大概都这样吧。”

  她没见过人家生孩子,听说很疼,却不知道这么疼,肚子好像被人剖开一样,比来大姨妈疼多了。

  阵痛过去,悠然缓了缓神,颜母喂她吃些东西,喝了些红糖谁。

  一顿饭功夫,稳婆来了,看了看悠然的情况,道:“这才刚开始,还得再等等。”

  颜母怕稳婆不尽心,从怀里掏出几两碎银子,塞到她手中:“辛苦您了,劳烦您多上上心。等孩子生下来,我们有重谢。”

  稳婆也不客气,收了银子,笑盈盈道:“你们这是头一胎,还不是一个,有些难度,不过你们放心,我是这镇上最好的稳婆,有我在,保证不会有事的。”

  一阵疼过一阵,悠然等到傍晚,除了疼痛,肚子一点儿动静没有。

  颜母怕悠然没力气,一直让悠然吃东西,白梅准备了一根上好的人参,煮了参汤,让悠然喝了一些。

  傍晚,颜家其他人都回来,听闻悠然肚子发动了,来不及吃晚饭,就来悠然院中等着。

  年后,颜二郎出去了,至今未归。

  颜大郎今日去了县里帮忙,没有去地里,不知悠然要生了,回来见颜三郎倚靠门框上,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也没感觉用劲儿,颜三郎就倒了下去。

  这可吓坏了众人,忙问颜三郎怎么了。

  颜三郎看了看众人,半晌才道:“我腿软。”

  楚英宁先笑出声:“看你那怂包样,女人生孩子不都这样。”

  刘氏和李氏也是过来人,劝慰颜三郎几句。

  颜父怕颜三郎丢面子,让箐箐为他搬把椅子过来。

  箐箐进了屋,搬了几把椅子出来,让人都坐门口等,还不知道等到什么时候呢,累了一天了,站着怪累的。

  颜父也坐下,目光炯炯望着房门口。

  颜三郎坐不住,来回渡步,时不时看向房门口,心仿佛放在火上烤一样,难受极了。

  突然悠然传来一声尖叫的声,吓得众人一个哆嗦,心被提到了嗓子眼。

  颜三郎跑到门口,心急地想往里看:“怎么了这是,可是又疼了?你先忍忍,咱们再也不生了。”

  悠然满脸汗水,躺在床上意识有些模糊了,听见这话,虚弱的笑了笑:“我再也不想生了,真疼,疼死了。还很累,想睡觉。”

  她说着就要闭上眼睛。

  稳婆让她别睡,颜母也让悠然赞赞劲儿,这个时候不能睡。

  白梅趴在悠然身旁:“姑娘,姑娘,您可不能睡,想想您肚子里的孩子,您若睡了,他们要怎么出来。”

  悠然实在太累了,疼了一天了,孩子一点儿动静没有,她只想睡觉。

  这时候稳婆又看了看悠然,让她使劲儿。悠然实在没劲儿了,也用不上劲儿了。

  “你自己不生,这可是要难产的。我也办法,你们再请别人。”稳婆看情况不对,说着就要走。

  颜母拉住她,许她十两银子,稳婆怕悠然和孩子出事,也不敢接银子,执意要走。

  白梅这边劝悠然别睡,颜母拖着产婆,恳求她留下来。

  两人拉拉扯扯到了门口,刚出门,稳婆觉得脖颈处一凉,定睛一瞧,是把锋利的剑,昏暗中泛着冷光,吓得一动不敢动,颤声问:“你们到底要做什么?”

  不知何时,一个黑人悄无声息过来,□□拦住了稳婆的去路。

  楚英宁起身走过来,冷笑一声:“既然都来了,孩子未出生,你怎么能离开,回去,给我好好接生,若是孩子和大人出事,我要你全家人的命。”

  这一刻的楚英宁不在和善可亲,仿若地狱来的罗刹,随时能取人性命。

  产婆两腿发抖,结结巴巴道:“这种情况,大人和孩子,只能保,保一个。”

  “我要大人孩子安然无恙。”楚英宁道。

  稳婆摇头,老泪纵横道:“老婆子真没办法啊。”

  难产多数是一尸两命,她尽量保住一个,也是不容易的。

  颜三郎却开口了:“大人,给我保住大人,我要大人。”

  产婆听了,看了看楚英宁。

  楚英宁瞥一眼颜三郎:“快进去,给我保住大人,若不成,你知道后果。”

  产婆又怕又悔,早知道就不来了。

  颜母和颜父也道:“保大人,我们要大人。”

  一言未尽,一个小小的身影闪进屋内。众人疑惑,方才进屋的是什么东西。

  这时白梅惊呼道:“小灵儿,竟然是你。”

  没错,来的是灵猴,它抓着一个东西,递给白梅,又指了指悠然:“悠悠。”

  白梅见是一个药瓶,疑惑问:“给姑娘吃?”

  灵猴点头,又看向悠然。

  白梅接过瓷瓶看了看,见是上面写着大还丹,惊疑不定:“这,这是公子炼制的丹药。”

  以姑娘的血做药引,配以许多名贵药材制成的。当初只成了两颗,其中一颗不知所踪,原来被灵猴拿走了。

  她知这药珍贵,打开瓷瓶倒出药丸,一个药香扑鼻而来。白梅又惊又喜,将药丸放进悠然口中,口内喊着:“姑娘,你可要醒醒。”

  这时,颜三郎进来,看见白梅往悠然口内放了东西,立刻怒了:“你在做什么?”

  白梅笑着道:“姑爷,姑娘有救了,灵猴送来了大还丹,这药珍贵无比,定能让姑娘活下去的。”

  颜三郎看向一旁,见真是灵猴,对它作了个揖,红着眼眶道:“谢谢,你第二次救了她的命。”

  这灵猴极为通人性,很少出现在颜家。

  他与悠然在山谷中遇见它几次,它是去吃人参的,气得悠然想打它,可灵猴太机灵,听见悠然骂它,早就不见了踪影。

  灵猴叫了几声,看向悠然,一直喊着:“悠悠。”

  悠然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被困在一团黑雾中,无论如何也出不去,她有种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感觉。

  突然,面前出现一团白光,她顺着白光走过去,恍然间听见有人喊她:“悠悠。”

  悠然听出来了,这是灵猴在喊她,寻声找去,悠然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只听耳边传来:“娘子醒醒,快醒醒。”

  一点温热的泪落在悠然脸上,悠然缓缓睁开眼,见是颜三郎,眼眶通红,嗓音嘶哑,见她醒来了,目露欢喜:“娘子,你醒了,你终于醒了?”

  “我这是怎么了?”悠然虚弱道。

  “你昏过去了,我们不要孩子了,我只要你。”颜三郎语气坚定,“咱们再也不要孩子了。”

  灵猴吱吱两声,看悠然一眼,转身出去了。

  悠然想喊住它,可肚子传来一阵疼痛,这才想起,她还在生孩子,眉心一紧:“我快要生了。”

  稳婆和颜母进来,催着颜三郎出去。

  颜三郎抱着悠然不松手,他怕一松开,再也握不住了。

  白梅也催颜三郎道:“姑爷,您还是出去吧,奴婢不会让姑娘出事的,姑娘吃了药,会平安无事的。”

  “快出去,我这模样太难看,我不想让你看见。”悠然想推颜三郎,终究还是用不上力气。

  颜三郎无奈,只能出去,临走还嘱咐悠然:“生不出来就不生了,只要你好好的就行。”

  悠然笑了,眸中噙着泪,得夫如此,妇复何求。这一生,她知足了。

  颜三郎出去,自然被外面的人嘲笑一番,尤其是楚英宁,说颜三郎没骨气,这都受不了了,真不是个男人。

  “你懂什么?”颜三郎不理会她,目光灼灼望着门口。

  悠然生孩子时,院中的花草树木散发出晶莹的光点儿,朝产房涌去,这些光点儿是无形的,不被肉眼所见,可树木却在一点点枯萎。

  不仅颜家村如此,就连皇宫也是如此,尤其是御花园和幽兰宫。

  这是悠然曾经住过的地方,这些树木都含有悠然的心血。

  如今悠然有难,它们似乎感觉到了,将体内的生机一点一点抽出来,归还给悠然,以报答她当年的照顾之恩。

  树木花草迅速枯萎,可吓坏了花匠们,连忙报给宫里的总管。

  看管幽兰宫的太监,见果树都枯了,吓得两腿一软,瘫坐在地上,不敢置信地看着周围的树木,话都不会说了:“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怎么都枯了。”

  若被主子们知道,他们还有命在吗?

  一个小太监机灵,催促他去东宫,将情况呈给太子殿下。

  幽兰宫的太监总管,立刻爬起来,小跑着朝东宫去了。

  进了东宫,幽兰宫的总管太监将事情说了,这时也有一个侍卫来报,说御花园的花草全枯萎了。

  太子听见这话,便知事情不简单,忙去幽兰宫看情况,果真见刚长出来的绿叶都枯萎,地上一片枯叶,铺了厚厚一层,仿若深秋一样。

  这,到底发生了何事。

  他记得妹妹出生时,皇宫的花全开了,草木繁茂,好似遇到了灵泉滋润。

  如今,皇宫突然出现这种情况,难道是妹妹,不可能,妹妹不会有事。

  他想到这里,转身去了御花园,一路走来,旁边的青绿不在,到处枯枝残叶,透着一中颓败。

  少倾,魏帝也知道,让人去查探情况,情况如太子看到的一样,没有一丝青绿的地方。

  这一刻,魏帝心如乱麻,这到底发生了何事,难道这是不祥的预兆,南魏遭到了诅咒。

  想到这里,魏帝差点跌倒,喃喃自语道:“难道朕是昏君,上天要降下警示惩罚朕?”

  太子出声提醒:“父皇,你可还记得妹妹出生时?”

  经过他提醒,魏帝恍然大悟:“对,这事定与悠然有关,好好的花草树木枯了,难道是……”

  他的悠然出事了,不可能,不可能。他的悠然不会出事。

  太子直言道:“我猜测妹妹出事了,到底发生了何事,儿臣不知。”

  魏帝心急道:“去查,快去查,看看哪里的花草枯了,朕的女儿一定在那里。”

  这一夜,宫里乱糟糟,而凝和宫更是乱作一团。

  林嫔正准备卸妆歇息,突然见镜中的人,乌黑的秀发夹杂着银丝。

  她先是不信,以为自己看错了,喊来身边的宫女菊香,让她好好看看。

  菊香看过去,惊得慌了神,话都说不清楚了:“娘娘,您,您长白头发了?”

  不仅如此,她再看过去,见林嫔脸上的出现了细细地皱纹,不仅脸上有,连手上都是,菊香吓得啊了一声,跌倒在地,口内喊着:“鬼啊。”

  

    佰度搜索 【悠久小說網 WWW.UJХS.NET】 全集TXT电子书免费下载!

推荐

目录 设置 手机 封面 书架

报错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章节目录X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