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悠久小说网!

悠久小说网 分类书库 手机阅读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首页 > 女生言情 > 《六零年代“偷菜”日常》在线阅读 > 26、庐山真面目

书签

26、庐山真面目

大河东流

    【悠久小説網ωωω.UJХS.net】,免费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看到这条访客记录后, 江景瑜沉默了很久。

  不知道该不该说心有灵犀?

  江景瑜哭笑不得,好像又回到了当初卡点进游戏,一成熟就收获, 防止被偷的时候。

  那时, 她为了不被偷, 特意调了闹钟,半夜起来收菜, 也为了偷菜,特意定了闹钟。

  偷到了,普天同庆。

  被偷了,闷闷不乐。

  乐此不彼。

  没想到现在又回到了这个阶段。

  她心情复杂的浇水、收获, 然后搓了搓手掌,惯例的祈祷好运, 开始抽奖,大转盘“刷刷刷——”的转动,当指针停止, 出现的终于不仅仅只是经验值了,她抽到了一只狗。

  一只看门狗。

  一只黄色的中华田园犬。

  这是什么逆天的运气?

  江景瑜惊喜的看了看自己的手,刚刚搓了几次来着?下次继续。

  “汪汪汪!”

  这是一只成年犬, 到她小腿, 十分讨喜的坐在她面前。

  江景瑜试探性的伸出手,它送上脑袋给她摸了摸,然后大声:“汪汪汪!”

  江景瑜迟疑了,这是要她给吃的?

  看到她没有反应, 看门狗不动了,摇了摇尾巴,懒洋洋的走到屋子大门旁边坐下, 打起了瞌睡。

  江景瑜点击详情,显示它处于饥饿状态,无法看守田地,需要喂食。

  江景瑜:“……”

  打开商城,在商城里面看到了一个宠物栏。

  在那里发现了宠物狗窝,还有宠物狗粮以及宠物贵族套餐,看了一下价格,一份狗粮10金币,江景瑜肉疼的决定不买。

  反正现在肯定亲密值不到好友邻居无法偷她的菜,等到差不多了,她再喂养这条狗帮她看守田地也不迟。

  她这样打算,然后仔细一看,发现了一个好东西,那就是看门狗她吃的贵族套餐是肉!

  这个肉狗可以吃,人类当然也可以吃。

  如果不是江景瑜现在囊中羞涩的话,她立刻就要试一试了。

  把该做的做完了,看着时间差不多了,起床。

  叶红秀已经把红薯干蒸好了。

  该吃早饭了,郑乐英的房间却一点动静都没有,平时听到大家起来的声音她也会起来,江景瑜觉得不对,她推开门进去,果然郑乐英正脸色通红,眉头紧皱,一摸上去额头滚烫。

  她这是发烧了。

  也不知道她是什么时候烧起来的,江景瑜立刻掀开被子,帮她把衣服穿好,叫人。

  叶红秀进来摸了一把也觉得不好。

  江明智半蹲下身体,“我背她去陈医生那。”

  江元同有些后悔,“之前看到她这么卖力,应该阻止她的。”

  张流云:“是个有毅力的。”

  一场秋收不是哪个生手都能完整的坚持下来的。

  江元同摇头叹息,外孙女看着不显,却是个好强的,硬撑着,撑到了秋收结束,现在估计是精神一放松,身体立刻就倒下了。

  陈医生看到这情况,立刻熬了药给她喂下去退烧。

  喂的还是中药,他手上的西药实在不多。

  “你们不用太担心,她这个身体底子是好的,发热发出来了,喝了药烧会退的,你们不用这么多人在这里,别耽误挣工分。”

  听到陈医生这样说,加上确实还有活要干,他们就陆续离开了,江景瑜今天不用去学校上课,就留下她在这里守着。

  这还是陈医生第一回见到江家的外孙女,他一边整理药材,一边跟江景瑜闲聊:“她跟你大姑姑长得像。”

  江景瑜扭头看去:“陈医生你也认识我大姑姑?”

  陈医生:“认识。”他陷入了回忆,他跟江元同一家的感情一直很好,究其根底,就是因为江元同对他有恩,当初他是个倒在路边的小乞丐,是江元同路过,发了善心把他送去了医馆,给他留下了钱,还让人关照他,他才能在医馆当学徒,这才有了他今天。

  而江元同那时候并没有把这个事情放在心上,所以等到后来他回了老家,江元同一家也回来了,陈医生只觉得这是缘分,一直对他很尊敬,逢年过节少不了一份礼。

  陈医生是将江元同当做亲长看待的。

  看到他,这样江景瑜的目光不由得闪了闪。

  要说起来她是很佩服她这位爷爷的。

  怀疑她爷爷藏私的人不是一个两个,但是迄今为止没有人抓到他的把柄,而且他的人缘很好。

  他这个人缘首先要归功于一部分祖上因为发家比较晚,在老家上庄村没有机会买下多少田地,后来家里遇难了,回老家讨生活,还拿出钱修了一段路,与人为善。

  等到后面被□□缠上,卖家产还债,就折价卖给村民们,比如把主宅分拆,卖给村民就是其中之一。

  就在她想着这些陈年旧事的时候,这小卫生所里又有人来了,抬头看去,江景瑜站了起来,来人是她舅公,也就是她奶奶唯一的弟弟。

  张流山看到江景瑜在这里,挑了眉毛,“景瑜你怎么在这儿,哪里不舒服?”

  江景瑜:“舅公,不是我不舒服,是我表妹她发烧了。”

  在这个时点很容易想到为什么生病,关心道:“她没事吧?”

  陈医生回答:“没事,退烧了就好了,你哪里不舒服?”

  张流山摆摆手:“我没事儿,老毛病了,这次过来是想要拿点凉茶回家去。”

  要说他这老毛病也确实是老毛病了,张流山的心脏不太好,幸好不严重,不做重活,保持心情平和,也活到了这个年岁。

  心脏上的问题就没有什么小问题,陈医生能力有限,就算有什么也只能开点药缓解缓解,现在听到他说没什么,陈医生也松了口气:“你这问题多注意保养。”

  张流山认真点头:“我知道,我还没活够呢。”

  他定期会去医院检查。

  也是因为这样,没什么家底。

  听着他们的对话,江景瑜对这个舅公忍不住多打量了几眼,她第一回见到这个舅公的时候都被惊艳到了,虽然已经年华老去,但身上的那种气度是不会老去的,加上他长相斯文温和,只让人想到,越陈的茶,越香这种形容。

  是一个很儒雅的人。

  哪怕身上穿着破旧的布衣,也硬是穿出了一股隐士风范。

  张流山走到江景瑜身边,看着昏睡的郑乐英:“她请假了吧,你呢,请假还是今天休息?”

  江景瑜:“我妈说去帮她请假,我今天正好休息。”

  张流山都羡慕了:“你这工作悠闲啊。”比她大伯在村里小学工作轻松,收入还更多。

  不怨江明宗那个没脑子的心里不舒坦去闹了一场。

  张流山:“你学校工作顺不顺利?”

  江景瑜笑了笑:“挺好的,舅公回去要做什么?”

  张流山:“我回去也没什么事做,喂喂鸡,扫扫地。”

  因为身体原因,他很少很少下地,时不时的还要去医院撒钱,如果不是舅婆能干,还真养不起家。

  陈医生很快把凉茶包好了,江景瑜:“我也要两副。”

  这个天气,喝点凉茶没那么燥热。

  陈医生这里准备了很多,江景瑜说要就配了两副给她。

  在江景瑜早上下线不久,顾向恒进了游戏,也发现了他的访客记录,里面显示【你的邻居到此一游,亲密值+1。】

  顾向恒有些啼笑皆非,看来他们想到一块儿去了。

  不仅仅是他惦记对方的菜园子,邻居也惦记着自己的菜园子。

  顾向恒把他成熟的作物收了,种下土豆,这是十级后才新增的作物。

  比起其他几样蔬菜,土豆是主粮之一,这是一个大进步,顾向恒对这里的作物更上心了。

  要是可以种出小麦大米,他就不愁吃了,而且还能利用粮食做点别的。

  在这个时代,钱不是最好使的,最好用的事粮食、肉。

  他算计了一下自己作物的时间,没那么快成熟,要到中午,在这期间有可能会需要浇水,这样就给了邻居可趁之机,但是没办法,身为大队长他很忙,不能一直待在家里,在外面身边基本都有人。

  就是一个人在家的时候,他也不能长时间待在游戏里面,以防有人过来找他。

  仔细一想,如果他今天中午不回来吃饭,那样就没有一个人待的空闲时候,只能等晚上,这肯定又让对方赚取一个亲密点了。

  顾向恒拧眉,看着中间的白色围栏,这围栏只能防君子,要想过来,腿一迈就可以了。

  还能想什么办法阻止?这亲密值越低越好,想要偷菜,亲密值最起码要达到友好以上,不然就只能看着眼馋。

  不过等亲密值到了,真的可以偷菜了,或许还有其他的功能会出现,比如防盗功能。

  不知道这个游戏阻止好友偷菜的措施是什么,顾向恒玩过的游戏有限制对方采摘比例的,也有放置围栏禁止他人出入的,还有配备看门狗或者机器人的……

  想到这里,他心中一动,如果真的会出现机器人……

  *

  郑乐英在卫生站躺了一个多小时后终于退烧了,人悠悠转醒。

  看到陌生的地方,郑乐英有些迷茫:“我这是在哪?”

  这不是她的房间。

  江景瑜:“这是在卫生站,你发烧了,还有哪里不舒服吗?”

  郑乐英:“表姐,我嗓子痛,口渴。”她说话的声音很轻很轻,轻到江景瑜必须凑近才能听到她说什么。

  样子看上去可怜兮兮的,看的人心软。

  陈医生指了指旁边的柜子:“下面有杯子,给她倒一杯水吧。”

  他走过来望闻问切一番,很快抓了几副药,“怎么熬药你知道了,吃完了看看,要是反复的话再来。”

  江景瑜:“好,谢谢陈医生。”

  江景瑜给了医药费,陈医生不肯收,摆摆手开始赶人:“行了行了,就这点还要你给什么钱,你要是再给我,这就不让你再进门了。”

  江景瑜只好收回,打算下次送点什么补平。

  走出卫生站,郑乐英很不好意思,“给表姐你们添麻烦了。”

  江景瑜:“这算什么添麻烦,只要你赶快好起来就不麻烦。”

  看她走路轻飘飘的样子,江景瑜配合的放慢了脚步,慢悠悠的往回走:“你以后干活量力而行,你适应这里的生活需要时间,不用那么拼,慢慢来,身体最重要,你看这回你的身体就跟你抗议了。”

  郑乐英噗嗤笑出来:“哈哈,抗议我收到了,我以后不会了。”说到后面,她语气变得坚定,她只是想争一口气。

  江景瑜无声的拍了拍她的肩膀。

  在后世这个年纪是小孩子,但是这个时候,她已经是个小大人了,有些早的已经在相看结婚了。

  回到家,江景瑜进了厨房,她们两个还没吃早饭,叶红秀在锅里留了,另外还有一碗蒸鸡蛋。

  这显然是留给郑乐英吃的,江景瑜也不可能会跟一个病患抢这些,把这碗水蒸蛋拿出去,“吃了再睡一觉,等你眯一下,醒了,你的药也好了。”

  郑乐英确实很困,吃完倒头就睡,在她躺着的时候,江景瑜进了厕所,借着这个时间进去游戏,一看,果然欣喜地发现了她的十二块土地全都显示缺水,再一看邻居,也十二块土地都在缺水状态!

  大黄看到主人,懒洋洋的抬起头,结果没有喂食,它又垂下了脑袋,继续打瞌睡。

  江景瑜过去看了一下,还是显示饥饿状态,维持不变。

  她心里松了一口气,还担心长时间不喂食会饿死,现在看来,游戏就是游戏。

  把二十四块土地都浇了一遍水,又赚了一个亲密值。

  亲密值的赚取是有限的,一天不论浇多少次水,只能赚一个点。

  今天的任务已完成!

  离开厕所,江景瑜看了看天色,他们应该也差不多回来了。

  今天中午就吃南瓜饭吧。

  清清甜甜,病号应该也更容易下口。

  没一会儿,叶红秀果然提前回来了,“乐英怎么样了?”

  江景瑜:“退烧了,还在睡。”

  叶红秀:“好,我早上去知青院那边请假的时候发现还有别的知青也生病了,就是跟郑乐英一起来的那两个年轻人,他们都生病请假了。”

  江景瑜:“其他的知青有经验了。”

  叶红秀:“嗯,懂得量力而行了。”

  在她做饭的时候,顾向恒回了家,进入游戏。

  一切正常。

  正在茁壮成长的作物没有显示缺水。

  顾向恒打开访客记录:【你的邻居今天帮你浇了水,亲密值+1】

  顾向恒:“……”

  他今天的进度落后了,要找个时间补上。

  所以等江景瑜晚上大家都睡了,进去游戏的时候,她发现访客记录已经不再空白:【你的邻居今天帮你浇了水,亲密值+1】

  江景瑜:“……”

  今天也没有遇见邻居,却打了个平手的一天呢。

  他们的时间大部分都对不上的,但再不凑巧也会有巧合的时候,连续你来我往的三天打平手之后,他们终于在薄雾消失的第四天晚上同时进入游戏,看见了他们邻居的庐山真面目。

  看到对方的那一刻,江景瑜:“……”

  顾向恒:“……”

  事实上他们在现实里刚分开不久,至于为什么今天这么晚了,还会见面,就要从下午的时候说起。

  江景瑜今天是有课的,上午上了两节美术课,下午是劳动课,她也留在学校帮忙。

  等到学生都离开了,她才离开学校,拐去了邮局那边,看看有没有她的信件。

  结果没有,她就回村,但是回到半道上,遇到了一辆停在路边像是在休息的货车。

  这个时候车子很少见,一辆自行车跟后世的宝马也差不多了,所以可以想象现在一辆四轮车是什么地位。

  不过这对江景瑜来说并不是什么罕见的,她在现代自己就有一辆省吃俭用的小车,所以她看了一眼,就准备路过,但是她被叫住了,从车上跳下来一个中年男人,冲她招手:“这位同志,打扰一下嘎,这里是哪里呀?我们开错路了。”

  迷路了?

  也正常,这时候可没有导航。

  江景瑜指了指她来的方向,“那里是易水县,你们从哪里来?要去哪儿?”

  “那是易水县,那这边去哪?”

  江景瑜:“你们要是顺着这边往前开,看到大路上继续去,那是去隔壁县周房县的方向。”

  又一个男人从车上下来,看上去两人是兄弟:“谢谢同志,那这边是去哪儿的?”

  江景瑜:“这边是进村子的路。”

  男人:“这是什么村?”

  他们说话间,越走越近,一般走进没什么,但是他们走到了安全距离之后还继续往前走就有些不对了。

  江景瑜后退了一步,感觉有些不对。

  这个时候开车的司机地位很高,但是这两个人身上穿的衣服不大合身,衣服不合身就算了,还有鞋子。

  江景瑜想起了这个时候有些偏僻地方嚣张的路匪路霸。

  但是他们村不算偏僻,也没有听说过有路匪路霸啊,就是有,会操着外地口音?

  江景瑜心生防备。

  那两兄弟还不知道自己被怀疑上了,彼此默契的交换了个眼神,没有想到随便叫住一个路人就是这么好看的小姑娘,这是飞来艳福啊。

  他们熟练的搭话,借机靠近,前面一人,旁边一人,看着没什么,实际上是拦了江景瑜的后路。

  这个时候就算江景瑜发现不对也跑不掉了,兄弟两个齐齐露出笑容。

  看上去比较大的那个伸出手,想要搭住她的肩膀:“这位小姑娘,你——”

  手正要碰到肩膀的时候,江景瑜正要动手,却见旁边飞来一只脚,把男人踢飞了出去。

  那只脚的主人——顾向恒?

  小的那个看到这个人对自己大哥动手,怒了,从后背抽出砍刀就像顾向恒砍去:“你小子,胆子够肥啊!”

  一直淡定的江景瑜看到这砍刀脸色一变。

  顾向恒看到这刀具,脸色也是一凝,一手拦在江景瑜前面:“小江同志,你快跑。”

  江景瑜视线在周围转了一圈,没有看到石头,旁边倒是有一株刺刺果,藤蔓长满了倒刺,到了季节还会在顶端长出小果子,成熟的时候很多小孩子喜欢,酸酸甜甜。

  她直接折断一支大的分枝,把这果藤当鞭子使。

  猝不及防被踢了一脚的男人脸色阴沉的揉着伤处,另一手也抽出砍刀:“弟弟,咱们把这两个给收拾了,尽快。”

  这路边谁知道会不会又有人来。

  速战速决。

  “大哥,我知道了。”

  大的那个盯准了顾向恒,小的那个盯准了江景瑜。

  虽然他们拿出了凶器,但只要有防备,鹿死谁手还不好说。

  只是顾向恒不知道江景瑜的底细,不肯放这个小弟和江景瑜对上,在他看来,要是他放手,才未成年的小姑娘受了一刀,不死也重伤,所以他一对二,这就狼狈了。

  虽然躲闪及时没有受伤,衣服却被割破了一个口子。

  “飒——”

  在他躲闪的时候,江景瑜出手了,这果藤很有韧性,如果不是生有倒刺的话,都可以当做藤蔓来使用,现在被她当做鞭子使用。

  小的那个看到这“武器”刚不屑的笑了,随即就躲闪不及时被勾到了,疼得他龇牙咧嘴。

  “你这个贱人,找死呢!”

  手摸了摸,带了血,他手中砍刀气势汹汹向江景瑜砍来,他兄长很有默契,把顾向恒拦住,让他差点就要从小木屋拿东西出来了:“小江同志!”

  江景瑜:“放心吧。”

  她连退几步,躲过刀锋,手中一抖,“飒——”鞭子缠到了他的手上,用力一勾,歹徒的手不由得一松,看到啪嗒落地。

  再一看,他手腕上一排倒刺,估计有十几枚,有些都陷进肉里去了,回头要好好拿针挑出来。

  现在对方手里现在没有砍刀了,江景瑜手中的“鞭子”也报废了。

  她扔下果藤,捏了拳头,冲了过去,脸上露出“微笑”,好了,现在到了硬碰硬的时候了。

  那一头顾向恒:“……”

  一转眼小的那个歹徒凶器就被夺了?

  这是普通人?

  顾向恒用他在部队苦练的眼睛保证,这绝对是个练过的。既然是个练家子,又没了武器,顾向恒就放心多了,专心致志对付眼前人。

  江景瑜下手没有留情,她有些恼怒。

  她疏忽了,要是一开始这两个人动刀,她就算能避开要害,指不定也会受伤,她太大意了。

  心情沉重之下,她没有收敛力道。

  两只拳头硬碰硬——“砰!”

  歹徒本想趁势追击,却发现自己在倒退,然后才感受到手上传来的剧痛,发出一声惨叫:“嗷——”

  他连续后退几步才稳住身体,右手软软的垂下,已经是不能用了。

  发泄了,江景瑜这才缓了一下,想起还有“熟人”在,她要克制一点。

  所以她害怕的拿起脚边的砍刀,对着他:“你别过来!再过来我就砍你了!”

  手动不了的歹徒恐惧的看着她,又看了看自己软踏踏的手,这力气,说是个男的他完全不会怀疑,现在她手上还拿了刀……他怕了,扭头喊:“大哥!快帮我!”

  他口中的大哥也是有苦难言。

  一般情况下,他们拿出砍刀,就没有几个人还有反抗的心了,少数几个敢反抗的,也挺不过几回合,这回却见了鬼了,对方不仅敢反抗,还是个练家子,比他强。

  他砍得气喘吁吁,都没伤到对方一根汗毛,本来还想着弟弟那边把女的给收拾了,过来帮自己,二对一,不怕收拾布料,结果这就是个软蛋,干不过女的就算了,刀还跑到了女的那边,就是个拖后腿的废物!

  他奶奶的——拼了!

  他要背水一搏,顾向恒却瞧准了这个破绽——

  “砰——”

  一站上风,顾向恒得势不饶人,夺刃,然后用刀背用力敲在他后脑。

  “啪——”一声,不甘心的倒地不起。

  顾向恒再看向捂着伤手待在原地的弟弟,对方还想跑,顾向恒哪里会放过?长腿一跨,转手就是一肘子,把人打晕。

  收拾好了,一扭头,就是小江同志佩服的目光:“大队长,你真厉害!”

  顾向恒:“……”

  真心的?他受之有愧,“你过奖了。”

  江景瑜摇头,她是真心的夸赞:“大队长,我是真心的。”武术馆泡了这么多年,比起弱不禁风的花样美少年,她更欣赏有肌肉能打的型男。

  刚刚的大队长,真的帅。

  不愧是他们上庄村现在的“村草”。

  顾向恒有些哭笑不得:“你练过?”

  江景瑜摇头:“没有啊,刚刚就是凑巧,多亏了有你帮我争取时间,不然我就完蛋了。”

  这是事实,是他一开始牵制这两人,江景瑜才有空去甩“鞭子”。

  那“鞭子”看着脆弱,但是对付不懂武,拿着砍刀使用蛮力的人,只要足够灵巧避开,“鞭子”就能有大用。

  只要没了刀,还不是她想怎么收拾就怎么收拾。

  顾向恒对她的“巧合”说法不置可否,但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顾向恒指了指后车厢,“我刚刚看到那边有动静,我去看看。”

  等到他再出来的时候,就是两个只剩内裤的男人,身上还有绳子捆绑的痕迹,他们一下来,就对着晕过去的两□□打脚踢,江景瑜转身避开视线,就听到他们窸窸窣窣穿衣服的声音。

  看样子这两人才是这辆卡车的司机。

  惨,真惨。

  他们身上解下来的绳子正好把这两人给绑了起来,顾向恒看看地上这两人,又看看江景瑜:“你们在这个守着,我们去找公安过来。”

  就他观察来看,小的那个不好说,大的这个手里应该是见过血的。

  至于为什么和江景瑜一起去报案,也是不放心她和两个陌生人在这里守着,虽然看样子这两个是真的司机,江景瑜也是个练家子,也有出意外的时候。

  那两个司机很感激,听了这话,连连保证:‘我们一定把人看好!“

  他们这地方难得出这样的大案,一到公安局报案,就引起了重视,他们身为“受害人”,还有帮忙绳之以法的“英雄”,要配合公安调查录口供,就从下午折腾到了晚上。

  看时候不早了,才先回来,明天再去公安那,这一分开,各回各家,收拾妥当后进游戏,结果一看——嘿,又见面了

  作者有话要说:  江景瑜:生活总是充满各种意外.jpg

  二合一更新~

  *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Re 20瓶;

  (づ ̄ 3 ̄)づ              

    佰度搜索 【悠久小說網 WWW.UJХS.NET】 全集TXT电子书免费下载!

推荐

目录 设置 手机 封面 书架

报错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章节目录X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